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活动纪实 国际八极拳总会 源流沿革 教学在线 八极文化 专题
我要投稿

TOP

张园的习武之风
2010-04-19 11:06:37 来源: 作者:李国雄 【 】 浏览:2844次 评论:0
(摘自《随侍溥仪纪实》李国雄著)
  在天津张园,确实刮过一阵习武之风,带头的是溥仪,武术教师为霍殿阁。后来外界有很多传闻,还有人以《康德的武术教师霍殿阁》为题写小说。以《康德第一保镖传奇》为名写电视连续剧。我这里讲的是亲身经历,是溥仪习武的一段史实。
  霍殿阁是武术之乡——河北沧州小集儿人,溥仪移居天津以后他也来到天津,投在许兰州门下。许兰州亦武林人士,后来追随张作霖,成为一名奉系将领,又逐渐在黑龙江省拉起一支队伍,颇有势力。许奉命驻节天津期间与溥仪过从甚密,其时,溥仪正因护卫乏人而感到惶恐,许便将霍殿阁推荐给溥仪,充当武术教师,受到溥仪的信用。此后,陆续有三四批会武术的人,经许兰洲和霍殿阁介绍来到张园,其中有给许兰洲看家护院的人,也有投奔许、霍二人谋生活的,为了自己的安全,溥仪一概收留。正是这批人奠定了护军的基础,从天津跟到长春。人人身怀绝技,忠心耿耿地护卫溥仪。
  霍殿阁到张园,带来一阵习武之风,溥仪和随侍们都跟着他舞枪弄棒,踢腿打拳,主楼东边那座早已不再唱戏的戏楼,一时之间成了武术馆。我第一次见到霍殿阁就在这里,当时溥仪指着霍向我和其他几名随侍介绍说:“他是有名的武术家,专门来教我练武功的。现在我派你们先跟他练,过些日子我再练。”介绍完毕,溥仪又转向霍殿阁道:“要教什么武术,你先练一回让我看看。”
  霍殿阁一抱拳,道了声“遵命”,纵身跳到戏台上,对大家说:“我愿向大家传授霍家拳的基本功,共八种,也叫八极拳。第一种为迎面拳,第二种为迎面掌,第三种为撑捶,第四种为劈掌……”说完,霍就在戏台上一样一样地演练,脚把台板跺得冬冬山响。
  霍殿阁演练完毕开始教练,从迎面拳第一式开始,随侍们跟着练,做错的地方由霍给当场纠正。溥仪虽然没跟着练,却也不曾走开,一直在旁边观练。待教练完毕霍殿阁走后,溥仪来劲儿啦,跟着随侍们比划一阵。他这是觉得自己身份高,不愿在生人面前出洋相。照这样又过了几天,才正式开始跟霍殿阁练八极拳。每天上午十点多钟到戏楼,在戏台上学练八极的各种姿势,起初还是满带劲儿的,不过溥仪这人没常性,练了一阵子就懈怠了。记得这阵习武风是在夏末秋初刮起来的,一个多月以后天气渐凉,溥仪就不坚持了。那时他连八极拳也还没有练完,只按部就班学了六七种吧,就犯了“兴不长”的老毛病,从此取消了“天天练”,时而上戏楼去伸伸胳臂动动腿,时而连戏楼的门槛也不跨,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。随侍们还挺有兴趣,每天照常去练。将有半年时间,到了严冬之季,张园的习武风渐渐刮过去了。溥仪终于放弃习武,随侍们也渐渐减少,最后竟只剩下我一个人啦。
  转过年来开春,有一天我遇见霍殿阁的大徒弟霍庆云,他跟我讲起霍殿阁的二徒弟高香亭来。这对儿师兄师弟都在张园当护军。
  “高香亭这家伙,夜间站岗时,还不让旁人看着,自己在背地里偷着下功夫。”霍庆云说。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愿闻其详。
  “昨天,他提出要和我‘对腕’。”说到这里,霍庆云还比划着解释说,对腕就是靠手腕下部与手掌侧面相连的部位对撞。我心想,对腕有什么了不起,我才不服输呢!不料,几下对了过去,竟疼得我难忍难耐。心中甚觉奇怪,他何时学来这一手硬功夫呢?于是,我追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?高香亭听后哈哈大笑说:“师兄何曾知晓,我每天夜间站岗时,都在大门旁边那棵树上练磕桩的功夫,至今半年多啦!”
  所谓“磕桩”,就是用两只手的手掌、手腕,正面、侧面,交替往树上搂、磕。听霍庆云说完过程,我曾好奇地找到大门旁那棵树,树身上被磕桩的部位,树皮已脱落,还可以明显看出木质凹陷的痕迹。
  高香亭暗下功夫这件事传开后,在张园又掀起一次习武的小高潮,除了溥仪,多数随侍都被卷了进来。有的在树林里寻找自己的位置“磕桩”,有的在西戏楼外边的廊子里吊起砂袋练习摔掌。不少人把手掌摔肿了,便泡在自制的药水中,等消肿后还摔,那时,互相比试着,都有一股劲头。还有人已从赤手打拳过渡到使用兵刃。我练熟八极拳、小架套子以及四套达摩老祖易筋经中的一套之后,也开始练兵刃。先练白蜡杆子,即用蜡树枝条制成的长枪、花枪、大刀等长武器的杆儿,做习武用的兵刃。蜡树枝条又细又长,经过整理非常光滑,孔庙出的蜡杆条最有名。平时用这种蜡杆儿习武,目的是增强臂力和腕力,同时还能为将来舞大枪、耍花枪奠定基础。练过白蜡杆子又练虎尾十三节鞭,起初只用假鞭,即以一根粗绳在两头系上扣子,就代替虎尾十三节鞭使用啦。这种假鞭轻便,使起来没有负担,我练得满有兴趣。过了一个时期觉得该用真鞭了,遂托人在宫外订做一条铁鞭,用它一练却满不是那么回事了。这是因为铁比麻绳重得多,用力小则抡不起来它,用力大又怕打着自己。特别是练“背挂”和“缠脖”这两个架式,要求用右手攥住铁鞭当中那节,从左肩上方往后抡,再使鞭梢从右肋方向过来。练时用力一定要恰到好处,否则就要倒霉。用力大则鞭梢回来时必定打在自己的头部或脸上,用力小则鞭梢回不来,也要打在后边小腿肚子上。练了几回总挨打,结果越怕挨打越挨打,以后还练过花枪和八卦剑,都半途而废了。
  尽管如此,在习武方面我算是颇有毅力、坚持较好的,自己也有兴趣。移居静园的头一个冬天,我和大家一样,也在小树林里找了一棵粗细合适的树练磕桩。当和煦的春风再度吹绿大地的时候,其他人磕桩使用的树木都照样萌发了嫩芽,唯独我练磕桩的那棵树没有发芽,让我给磕死了。
  到静园以后我还跟霍殿阁练过“吊泥球”,两手各抓一只泥球,因球面上有五个手指印,可以抠住并吊起来,左右摆动。每晚练完抹上点泥,因而泥球逐日增加分量,习武者的臂力也随之日渐加强。我急于求成,违背师教,每天抹泥过量,只见半斤重的泥球迅速增大,加到八斤重时突然掉落,正好砸在左脚大拇指上,发炎了。借这个机会,我向溥仪请假回了一趟北京。
Tags: 责任编辑:xjxht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霍庆云东京护驾,技赢日本武士 下一篇张克明拜师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